互联网+粤文化
羊记杂货铺:为你发掘众多有故事的本土文创……
123
发新帖
详细内容

永安堂的故事

三更罗 发表于 2012-12-5 |42条回复 |24784次浏览

更多
永安堂的故事
三更罗

我之所以要写《永安堂的故事》,并非因为爱好文史或有什么特殊任务目的,纯粹是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曾经涉足这宗历史问题,作为一个回忆或者纪念。文中所述事件和内容,仅为个人观点和经历,不负责任何佐证用途。

[一]

永安堂,旧广州的地标性建筑,解放后出生的多数人不知道永安堂是在哪里,如果说它就是长堤靖海路原来省总工会大楼时,那连文革年代的学生都会知道,因为文革期间,这栋大厦曾经发生过一场激烈的武斗场面在他们脑海中记忆犹新,至今大楼墙面还可能找得到当年机关枪扫射的许多弹孔痕迹。

至于80后、90后的青年,就连这座大楼原来是省总工会都不会知道了,更不会知道它前身是永安堂大厦,他们只知道现在是广州市少年儿童图书馆。

旧广州每一座标志性的建筑物背后,都有一段人文历史故事, 既是一座城市的历史,也是一座城市的文化,这些历史文化具有地方特性,这和后来的什么“大裤衩”、“小蛮腰”等不知代表和体现什么根本是不同层次和水平的问题,从一侧面也反映了统治和管理城市者的文化涵养和素质。

历史上的永安堂是和它的业主胡文虎家族传奇联系在一起的。
永安堂是上世纪30年代民族资本家胡文虎的私人物业,1949年大陆易主后,中G没收了这座大楼。当时,广州许多著名的建筑物例如爱群大厦、新亚酒店、新大新公司(南方大厦)以及东山新河浦一带的华侨和国民党官员的洋楼,都被共军接管没收。永安堂被接管后由省总工会进驻,并作为总工会的办公大楼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

说起胡文虎,老一辈的人都知道他就是“万金油大王”。“万金油”这种大众平民化的药膏在上世纪是家喻户晓的日常必备药品,头晕腹痛、发烧感冒、蚊虫叮咬、水土不服等等几乎涂抹它一点就会有良好感觉,胡文虎应该是靠这种小药膏发达起来的,当时不只是在中国大陆,甚至在东南亚、欧美等地,只要有华侨华人的地方,就会有“万金油”,曾经有说法,说当时用万金油的人达到全球人口的一半有多!所以,胡文虎的富有程度是难于想像的。

胡文虎是我父亲那辈的人,又是缅甸土生土长的华侨,祖籍是福建永定,是属于客家人。刚好我们一家也是生活在缅甸,我们的祖籍也是客家人,所以,我从小就听我父亲讲过许多关于胡文虎的传说,胡文虎和他的万金油,是我和我父辈两代人的记忆,这个记忆伴随着许多二战后的辛酸和泪水,久久不能忘怀。


现在改作广州市少年儿童图书馆(原省总工会、永安堂旧址)的照片:






上世纪30年代永安堂的旧照片:















已有 1 人评分威望 收起 理由
烧鹅 + 5   羊城网鼓励用户发布各种形式的原创作品.

总评分: 威望 + 5   查看全部评分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更多
广东新生代搞笑生活记录,梗有一篇引爆你共鸣!
三更罗 发表于 2012-12-5 20:08:51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永安堂的故事

[二]




胡文虎像


由于万金油是家家户户必备的常用药,更由于从小就听过不少父亲讲的关于胡文虎的传奇故事,所以,我对胡文虎这个名字印象很深。至今我还记得在五、六岁时听父亲讲的两则传说。

一则是说,有一次,胡文虎运载药品的轮船抵达仰光码头,缷货时有一箱货因吊车缆绳断裂而掉在码头上,木箱砸烂后里面撒出来的不是万金油,而是撒落一码头的钞票!

另一则是说,有一次,英国总督到胡文虎家造访(当时缅甸是英国殖民地),适逢天冷,胡文虎顺手抓了一沓钞票点火烘手取暖,令英国总督目瞪口呆。

当然,七八十年前资讯不发达,传闻是越传越夸大、越传越神奇,也没有人去查核验证,人们听了就再传,当作茶余饭后的笑谈资料。尽管这些传闻无法证实,但它却给我从小对胡文虎留下深刻的印象。

还有一则是后来读书后听到的。说是胡文虎赚钱后捐赠给国家很多钱,办学校,搞公益事业。有一次,在重庆的蒋介石邀请和接见他,他一见到蒋总统,迎上去不是握手,而是亲热地拍蒋介石的肩膀,令蒋感到突然和尴尬,也不好发作,旁边的侍卫也来不及阻止,之后的一次宴会,就再也没邀请胡出席了。听说,胡文虎是中国历史上唯一拍过蒋介石肩膀的人。
胡文虎的确是一个传奇人物。

没想到,50多年后,我竟然会涉及到处理胡文虎历史问题的过程,多年后想起这个经历,对人生的各种境遇会感叹不已。

(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三更罗 发表于 2012-12-5 20:22:40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永安堂的故事

[三]

广东是中国的重点侨乡,海外华侨众多,据说有二千多万,华侨有个特点,就是在外面赚了钱就寄回家乡买田地和盖房子,所以,广东到处都是华侨田地和侨房,广州市更不用说,到处都是侨房。1949年后,中国共产党统治了中国大陆,在农村进行土改,没收了华侨地主的田地,分给了贫下中农;城市没收了侨房,分给了市民居住或政府征用办公。后来历次政治运动中,华侨房屋一再遭到侵犯,直至文革,还继续以代租代管方式继续强占华侨私产。直至中G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中G结束了政治斗争的历史,转入经济建设为中心,意识到必须修补同华侨的关系,团结和利用华侨力量建设经济,才制订退还华侨房屋的政策。

于是有了上世纪80、90年代广东福建落实侨务政策的黄金时代,两省大规模地退还华侨房产,吸引华侨回国观光投资,许多本来政治态度反共的华侨,也因中G的这种统战工作令其转变态度,成了爱国华侨,许多还受封为荣誉市民,或成为政协委员、人大代表。

广东福建两省,论华侨海外关系的综合资源,应该广东比较优胜,因为广东不仅华侨人数分布广泛,而且地理上又毗邻港澳,因此广东占了“天时、地利、人和”的三大优势。当时,福建省为了争取华侨,就从政治和政策方面的大胆和开放来克服自己的弱势,这点充分体现在对胡文虎的统战工作上。胡文虎是一名极有争议的人物,国民党政府曾视其为亲日汉奸,80年代福建省委在项南书记的领导下,为了争取胡文虎家族,不但发还胡氏在福建的所有房产,而且称胡为“爱国华侨”!这下,胡氏家族的星系集团从反共亲台的政治立场转变为亲大陆的重要商界力量。从此,星系报纸的日期从“中华民国X年X月X日”改为公元XXXX了。胡文虎的继承人胡仙女士也多次回大陆、上北京,并得到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接见。

胡文虎在广东的物业也不少,汕头有两座,广州市有长堤的永安堂和杉木栏路一座楼房。永安堂是胡文虎在大陆内地最大的物业。福建省已发还了胡氏所有物业,广东只发还了汕头和广州杉木栏的房屋,剩下最大的永安堂尚未发还,怎么办?胡氏后人也私下派代表多次拜访广东有关部门,要求退还胡氏财产。对历史上有极大争议的人物,广东一时决定不下,更重要的是,当时中央下了两个文件,叫作7号和9号文,大意是指示各地对大面积的侨房不列入落实侨房范围,暂不予退还。有这上头精神,广州市的房管局就有充分理由反对将诸如永安堂、爱群大厦等大型建筑物退还原业主了。但政治是压倒一切的,统战工作是大局,永安堂要不要退还?如何退还?要不要像福建那样高调处理?.....这些都是摆在广东当政者面前的难题。[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三更罗 发表于 2012-12-5 20:25:17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永安堂的故事

[四]

1992年3月,有一天,H副厅长叫我到他办公室,说接到省委办公厅的通知,要他参加省委办公厅召开的有关退还胡文虎“永安堂”政策问题的协调会议。他说刚好那几天他有重要事情处理,需要出差到外地,要我代替他参加会议。我看了一下通知内容,感到为难,说,这是副厅以上单位领导参加的会议,我不够格吧?他说这种协调会议有关问题早已由侨办作了方案并经省委批准了的,只不过形式上召开一下省市有关部门,要大家配合贯彻执行而已。我的作用仅仅是代表单位亮亮相,会议记录上有我们单位出席就完成任务了,并且他已电话报告了办公厅说由我代替他出席一事。既然如此,我也不好再推托了。

回来我想,虽然只是一种形式,届时未必须要我发言,但我的性格不习惯随便对待这类问题,起码自己心里要对问题有个明白。

我手头没有侨办有关文件,它是直接向省委报告请示,不会抄送其他部门。于是我找了我原来的老师、当时是华侨律师事务所创办人徐主任。徐老师是解放前中大法律专业出身,是广州本土人,他跨越新旧两个中国时代,对广州本土人文历史十分熟悉,加上是搞法律专业,对政策、法律问题更加在行。于是他给我讲述了胡文虎的历史,讲述了永安堂的过去和今天,我认真听了大半天,知道了许多过去不了解的事。同时,因为此案是由侨办主办的落实侨务政策事项,我又到档案室借调了一堆有关侨务政策文件,回到自己办公室认真消化。
用了几天时间,我做足了功课,我认为自己可以胸有成竹地参加会议了,就是要发言也没问题了。[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魅影 发表于 2012-12-5 22:57:55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永安堂的故事

听说这里当年是文革的一个武装总部,是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老山民 发表于 2012-12-6 01:58:58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永安堂的故事

谢谢楼主的执着探究,见识了史料。
得闲吹吹水,有益健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三更罗 发表于 2012-12-6 09:15:37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永安堂的故事

本帖最后由 三更罗 于 2012-12-6 17:08 编辑
魅影 发表于 2012-12-5 22:57
听说这里当年是文革的一个武装总部,是吗?


是的,1967年下半年,东风派的工人组织(当时称为保守派)占据了省总工会大楼,作为他们的据点,他们的总部大本营是在文明路的市一宫。8月18日深夜,另一派(红旗派,当时称为造反派)的工人出动多辆汽车,载着众多武装人员攻打大楼,用机枪扫射,甚至抢攻入楼梯,同时旧交易会楼上(现缤缤时装),广州医院附属一院(那时称工人医院)楼上都有武装群众待命进攻,战斗相当激烈,据《广州大事记》记载:省总工会大楼枪战达4小时;双方死亡3人,伤33人。19日零时,周恩来总理来电指示:“立即停止武斗,撤出攻打省总工会的队伍”,战斗方停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三更罗 发表于 2012-12-6 09:23:58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永安堂的故事

[五]

到了通知开会的那天,我提早十几分钟到达省委。
进到会议室之前,为了不至于在会议中途出来解手,我先进到洗手间小便。
这时,见到侨办侨政处的W处长也进来,我礼节性地向他点头微笑,他一边拉开裤裆解手,一边感到奇怪似地问我:“怎么你也来了?”
我一时不知他的意思,不知如何回答。


他是随从侨办L主任来出席会议的,比我早到会场,可能没见到我单位的头头,却在厕所见到我。所以可能感到奇怪,会有这一问。
但这一问令我大伤自尊心,我的解读是:一,这次会议我单位没有必要参加;二,我只是处级干部,人家都是厅长,我不够格怎么也来。

当年,我是从农村回城的知青,虽然和W一样都是处级干部,但他们资格老,我只是新兵,我知道中国的官场是既讲级别又讲资格的。
我很不高兴,只对他“噢~”一句作为应答,就不再说话了。

进到会场,看到都是和问题有关的省市单位,如省直的有计委、经贸委、侨办侨联、台办、文管,市直单位有市府办公厅、房管局、规划局、财政局等,一共有十多二十人,有的单位领导带着一个随从秘书,有的只来一个领导。统战部没有领导来,只有一个H处长到会,很巧,我认识他,他和我一样都是在海南兵团呆过,而且在师部共事过,我听说他回城后外派香港新华社工作的,没想到已调回到省委统战部了,而且在这里不期而遇,我们互相点头打招呼,不方便交谈聊天。

广州市房管局来了正副两个局长,会议内容和他们关系密切,足见他们对今天问题的重视程度。

我注意到会议作记录的有两个年青人,像是刚大学毕业分配到省委工作的模样。其中一个后来调到我们单位。


会议主场是侨办L主任,L主任是改革开放后实行干部年轻化提拔的厅级干部,潮汕人,为人谦虚,待人热情,我对他印象不错。他曾经在我私人的一次遭遇上有恩于我,但这次会议上我令他难堪,后来他因病去世了,我们不同单位,不知道,没有去追悼他,此事成了我一生的内疚,我有欠于他,这是题外话。

会议是由时任省委办公厅副秘书长陈开枝主持。当时我是第一次见到他,身材高大,皮肤黝黑,南方人长相,他一开口,嗓门很大,而且令我意外的是他那口粤式国语,原来他是广东人,好像是番禺人,要在这些大机关听到粤式口音是很珍稀难得的。

我感到他说话语气很强硬、很霸道,这和他后来到市里当领导时的作风很一致,我曾目睹见识过他在我家附近广州大道带领一批人马拆除路边临建商铺时的雷厉风行表现,现在广州大道的绿化这么漂亮,应该记上他一个功劳,这也是后话。

他宣布会议开始,马上接着说明:“今天不是讨论永安堂要不要发还,而是研究怎样发还!”
他一句话就将会议定了调。
这时我才真正体会和理解了我单位H副厅长对我说的“一切都已定好了,只不过形式上叫大家来开个会,好回去贯彻”的意思。


不讨论要不要发还,会议就不存在争论了。
只讨论怎么发还,这是侨务政策的专业。人家侨办早已拟订好了方案并经省委批准了的,其他人能有更高明的见解么?
对这种没有争论和政策专业性的会议,当时我就意识到肯定会在侨办L主任读完报告文件,发言完毕后就会立即散会的。[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老山民 发表于 2012-12-6 12:59:25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永安堂的故事

继续关注。
得闲吹吹水,有益健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三更罗 发表于 2012-12-6 17:05:37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永安堂的故事

[六]

出乎我的意料,侨办L主任念完给省委的报告文件、讲述发还永安堂对落实侨务政策如何至关重要的讲话后,市房管局局长发言提出疑问。当然,从他的工作角度,大家都理解他是不会积极支持将手中掌管的物业划走的。但陈开枝一开始就给会议定了调,说不讨论发不发还,他就不好公然提出反对了。可是,他的疑问是有根据的,而且是有力的,他是从处理胡文虎永安堂与中央7号文和9号文精神相抵触的角度提出疑问的,而且提到如果产生连锁反应,广州还有许多大面积的侨房,如果都要求退还怎么办?

我在会前查阅过中央这两份文件,7号文对发还房产的规模作了确定,对大面积的房产只发还部分自住用的面积,广东具体规定为1000平方米(含1000平方米)以上的不予发还;9号文是关于处理原去台人员房产问题,提到对地主在城市中的多余房屋,文革前按照《城市郊区土地改革条例》及当时各大行政区军政委员会和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有关政策、规定没收、征收的房产,均不再变动。按这些文件精神,显然,退还永安堂在政策是上遇到了困难,所以房管局是搞这一行、吃这碗饭的,他们当然要抖胆提出疑问的了。

侨办方面没有正面回答他的疑问,我想,要回答也只有一个答案,就是作为特殊个案,由地方省委向中央解释就行了。但是如果这样回答的话也解释不了该局长关于连锁反应的担忧。
这时我心里明白了作为搞实际工作的W处长没有做足功课。
隔行如隔山,其他单位多数对外事、侨务有关政策问题生疏,本来统战部最应该发言表态的,因为这是统战工作重大的个案,是他们的本份,但天朝的特色是有许多部门业务重复,机构重叠,尤其党政职能交叉,既然这宗带有统战性质的案例是政府系统主办了,统战部也就只是派人应付了,上面我说过,来出席会议的H处长我认识他,刚从香港调回内地,根本不熟悉此案,所以他没有发言。

计委、财政、规划、文管等部门只是涉及事后的配合问题,比如从历史文物角度参与此案的听证,有的是落实政策过程中涉及的财政费用和拨款问题,总工会交还大楼迁出后另选址盖楼的规划、征地和经费预算问题等等,所以,这些部门也没有人发言,他们的任务是散会后回去配合执行的后期工作。

会议没有多少人发言,市房管局局长发言后冷场了一阵,陈开枝可能想收场了,问:“还有哪个单位要发言?”
这时我忽然头脑一热,心里浮现出刚才在厕所和W处相遇的一幕。
“你怎么也来了?”这句话好像又在我耳边响起。

是的,我来了,我当然不会是白白来一趟充数之流,应该让W处认识我的本色。
于是我对着陈开枝举了一下手,说:“我要发言!”
本来寂静的会场,等着散会的人群突然齐齐将目光投向我,有的似乎好奇地望着我,特别是L主任和W处,他们可能感到奇怪,这个已基本定局的议题难道还有讨论的余地?

我望了L主任和W处一眼,然后对着W处说:“我认为,胡文虎的永安堂不属于落实侨房政策范畴!”
我这一句开头话把会场震撼了一下,单从这句话的意思可以理解成否定侨办的工作和已经省委批准的整个方案,这是很出位的语句。我明白,有些场合,是要语不惊人死不休的。

我注意到市房管局两位局长以兴奋鼓舞的眼光抬头望着我,以为难得出现了支持和附议他们的人。
我也注意到侨办L主任和W处脸色极难看,不知我要提出什么谬论。
陈开枝没出声,在等待我的继续陈述,两名秘书处的青年停了作记录的笔,望着我。[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三更罗 发表于 2012-12-6 21:51:07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永安堂的故事

[七]

我望了一下侨办L主任,接着说:“请教L主任,属于落实政策可退还的侨房是不是有几种类型:一是土改没收,土改农会拍卖;二是社会主义私改错改;三是‘文革’挤占;四是代租代管‘双代’侨房?一直以来,贵侨办就是在抓以上四类城镇侨房的落实退还工作,不是么?”

当然,我花了几天时间研究他们的业务,才知道了这些繁琐复杂的事物。L主任认可我的说法,微微点了一下头。

我接着说:“但现在回过头来看看,胡文虎的永安堂是刚才四种类型中属于哪一类的?它既不是土改没收的,也不是私改,不是代租代管,更不是文革挤占。既然不属于落实侨房政策的四种类型,怎么可以套用落实侨房政策呢?”

我的话至此已点明了问题的性质,对侨办的命题像是发出了挑战,在座许多人似乎已没有了原先想散会的气氛。加上不是个个都熟悉侨务政策,他们乐于围观事态的发展。其实,除了侨办,房管局是最熟悉侨房政策的,他们更愿意看到事态会有利于他们一边转向。

我没有让L主任或W处回答我,继续说下去:
“据我了解,永安堂大厦之所以被我方没收,是民航军管会贴出公告接管的,原由是广州刚解放没多久,1949年11月9日国民党两航起义,我方接管了原国民党的飞机和物资,成立了中国民航局,当时民航军管会通知在国外的胡文虎的儿子胡好,命令他把原先租用国民党航空公司的飞机飞回大陆交回新中国政府,但胡好拒不执行命令,反而将飞机开到曼谷,交给了美国飞虎队唐纳德将军。这就激怒了中国民航军管会,加上当时广州政府对永安堂下达比较高的购买国债任务,在香港的胡文虎没有积极完成,于是由民航军管会贴出公告,没收永安堂,以资抵债,也就是说,以楼抵偿不交回飞机和欠缴的公债。当时这公告是军管会主任任泊生签发的。任老前年去世,他生前我曾去拜访慰问过他,如果早知道
今天会遇到这宗案子,我应该会叫他多写些材料留下的。”

“所以,永安堂这宗历史问题和一般侨房在性质上不一样。上面说的四类侨房问题是属于落实政策问题,所谓落实政策,多是指对我党历史上过左过激或错误造成的问题进行纠正,这就叫作落实政策,也可以说是平反或纠偏,是政治范畴的事。而胡文虎的永安堂是以资抵债,不是政治问题,表现出来的是经济问题,不属于我党过去做错或做过头的问题,所以不存在要今天来平反或纠正的问题。”我继续阐述我的观点。

我想,我讲到这个地步,应该理据充分、逻辑严谨,L主任和W处静默地听着。可能大家这时比较关心的已是我的结论了,是赞成还是反对发还?再谈太多的理论、政策是可能没有多大的兴趣的了。[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xianqijing 发表于 2012-12-6 22:40:07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永安堂的故事

支持三更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冬茹头 发表于 2012-12-6 23:31:57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永安堂的故事

等连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牛得草 发表于 2012-12-6 23:32:13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永安堂的故事

没下面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imkevin 发表于 2012-12-7 00:09:43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永安堂的故事

精彩
yuchi
http://blog.163.com/key-yip/
京东网上商城现在很火啊,价格便宜服务也不错,我买了不少东西了,快来看看吧!http://www.360buy.com/?sid=imkevin&t=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烧鹅 发表于 2012-12-7 00:12:59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永安堂的故事

排排坐听古仔
今日俺同陈奕迅握了两次手,我仲笑骗了他,连续握两次手....搞到他好无言,系度傻笑,哈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老山民 发表于 2012-12-7 01:08:10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永安堂的故事

继续!
得闲吹吹水,有益健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赞敏何 发表于 2012-12-7 11:13:01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永安堂的故事

支持三更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赞敏何 发表于 2012-12-7 11:32:25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永安堂的故事

太精彩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三更罗 发表于 2012-12-7 13:12:25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永安堂的故事

[八]




星岛集团创办人胡文虎(右)早年视台湾国民政府为正统与北京对立,后成为中G统战对象。
女儿胡仙(中)后来更成为政协委员,图左为胡妻陈金枝。

“本案还有一个难点,这就是胡文虎本人的评价问题”我继续发言。“胡文虎是一个争议比较大的人物,过去一直以来被视为汉奸,民间也有人曾传言他走私鸦片和贩运假钞。但他也为社会做了大量的慈善公益事业。说他是汉奸不是我们定的,是国民党定的,据说是因为香港沦陷时期他代表香港市民到东京拜见日本天皇和东条英机,他还帮日军运输军用物资。现在福建省经过调查,用许多事例和证据说他是蒙冤被诬为汉奸,实际上是爱国华侨,并退还了他的财产,这对海外华人社会震动很大。对福建省的做法我不予评论,我认为广东不必跟随和照搬福建的做法处理他的问题。对一个历史争议如此大的人物,不是短期内靠共产党的一两个文件就可以让整个华人社会统一认识的,因为除了政治因素外,还有学术专业的问题,调查、论证工作量非常大、非常复杂,国民党定的汉奸,平反的责任应该由国民党负责。”

“但不涉及胡文虎是不是爱国华侨的定性问题,侨办退还他的大面积房产就失去了政策依据,这就是我所指的难点。”我继续说。

与会的人许多对胡文虎这历史人物不了解,一听到我说这些,引起了很大的兴趣。


上世纪30年代的永安堂和它的名牌产品虎标万金油


说实话,我虽然从小就知道胡文虎这个人物,但那些知识和听闻多是传说,现在是要认真处理历史问题,我必须做足功课。我查阅了许多有关胡文虎的历史资料,包括对他负面的评价和以福建省委为代表的许多褒扬他为爱国华侨的论文和文章,我个人得到的印象是,胡其实是一个过度精明和不问政治的商人,万事讲求利益结果而不问手段。他和蒋介石国民党关系密切,也用金钱物资支持过国民党的抗战,他也和汪精卫政权有来往,在香港沦陷时期,他代表香港市民上东京拜见日本东条英机,并帮助日军运送军用物资,甚至他也和共产党延安方面有生意关系,曾帮助共军运送稀缺物资,1949年10月14日广州解放时,他旗下的报纸在头版用大标语登出“天亮了!”的新闻,庆祝广州解放,他主动给当时任广东省省长的叶剑英写了三次信,表示愿意捐助大量资金兴办教育公益事业,当时中G因为视其为敌方人士,不予理睬,甚至禁止他的星系报纸进口,禁止他的记者入境采访,他在广州和汕头的房产也被没收和接管。



上世纪30年代胡文虎和它的虎标系列中成药产品

他和陈嘉庚都属福建人,也都是新加坡的巨商,更是商场上的宿敌,两人在新加坡华人社会争当龙头大哥大,不仅在生意上互相斗争,甚至打上法庭,官司不断。陈嘉庚后来虽然在新加坡生意破产,但他在中G新政权很得势,是著名爱国华侨,当上了国家副主席。而胡文虎虽然生意上势力不断壮大,从医药产品发展到传媒帝国,但政治上却声名狼藉,甚至背上汉奸的罪名。

所以,胡文虎的确是一名争议极大、而且各方面可以对他有不同评价的人物。我不是历史专家学者,也不是担负统战政治任务的领导,作为一个普通人的见解,我认为说他是汉奸,是从一些事件表面现象作出的评价,证据和理由都不充分;但说他是爱国华侨,也同样是从另一方面的现象来褒扬他,有夸大和虚高的嫌疑。但有时政治的需要是无须理由的,问题在于做出的结论能否经得起历史的考验和现实社会的认同,这才是关键。

我简短扼要地介绍了胡文虎的历史和资料,大家似乎觉得问题比想像中复杂多了。[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3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120 秒后自动关闭


羊城网改版说明及访问旧版的方法


创办于2000年12月26日的羊城网,从中国互联网的普及开始,就一直陪伴了无数的广州网友一起成长,至今已经整整十八年。

在广州本土的网络媒体之中,当无数的前辈、同辈、乃至后辈已经逐渐凋零于互联网的历史之中时,羊城网却是依然屹立不倒——我们走过了电子邮件列表的时代、论坛社区的时代、博客的时代、社交媒体的时代,直至迎来了移动互联网的时代!

因此,我们在2018年3月1日开始对羊城网进行了十八年来的第八次改版,此次改版的目的是为了因应政府对互联网管理的政策要求和适应移动互联网时代技术的发展需要。直至2018年3月25日,羊城网的改版工作基本完成。

在2012年设计开发的旧版羊城网将会迁移到www.gznf.cn域名下,但为了降低管理和维护成本,将更多的资源投放在新版上,我们在旧版羊城网关闭了新用户注册功能,并停止对程序和数据的维护,但网友仍可继续访问和自行备份曾发表在旧版网站内的内容。如造成不便之处,敬请大家理解!

现在,就让我们体验一个全新改版的羊城网吧!立刻点击:www.gznf.net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